聚焦老板最多的省份浙江 政商关系是如何处理好的-西部

  •   这个省老板最多,政商关系能处好

      聚焦新型政商关系的浙江实际:亲不逾矩,清不远疏,有为且有畏

      民无商不活,国无商不兴。政商关系既是一个古老话题,也是一个执政党必须回答的时代命题。“新型政商关系,概括起来就是‘亲’、‘清’两个字”??这是核心对构建新型政商关系提出的明确要求。对我国民营经济大省浙江而言,这两个字存在特别重要的领导意思。

      2016年3月份以来,浙江破足本省实际,瞄准政商关系中“亲”而不“清”、“清”而不“亲”、为官不为等问题,将其作为深入推进反腐倡廉、正风肃纪和推进非公有制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任务,并专门制定出台相关意见。浙江对政商交往的准则划定可概括为:亲不逾矩、清不远疏,双向通畅、界限显明,有为且有畏。

      点击进入下一页点击进入下一页

      亲:“送不出”的烧饼与“店小二”式服务

      “开店时政府不仅给我资金补助,还传授给我品牌经营理念。可没想到,工作人员来店里理解经营状况时,我想表表情义,却连一个烧饼都送不出去!”两年前,在缙云县政府的帮助下,赵一钧开起了县里第一家烧饼经营示范店。从路边摆摊卖烧饼到品牌化经营,现在的赵一钧不仅收入翻番,还成为县里有名的“烧饼大师”。

      在赵一钧看来,一个烧饼都不收的工作职员,办起事来却比刚出炉的烧饼还热乎。2014年起,为赞助国民创业致富,缙云县每年安排500万元专项补助资金扶持烧饼工业。从免费传授烧饼手艺,到提供开店补贴,再到领导品牌化经营,县政府为想创业的百姓供给定制化服务,让小烧饼成为推动民生发展的大产业。

      缙云县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现,随着烧饼行业范畴始终扩大,为规范工作人员行为,政府还对一些“危险点”专门出台文件,从源头上防备“亲”而不“清”,“不接受吃请,从一个小烧饼做起”。

      “送不出”的烧饼与干部“店小二”式的贴身服务,是浙江“亲”“清”政商关系的一个缩影。何为“亲”?多位受访的基层干部表示,“亲”就是要在诚挚、坦荡的前提下,积极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助力,援助解决实际艰难。但“亲”的同时要“清”,与企业家交往要清白、纯洁、无私。

      2016年12月23日,我国首条民营资本控股的高铁PPP名目在民营经济发祥地、国家民间投资立异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台州动工。从当年3月底预可研审查到正式动工,仅用了9个月,创下国内高铁项目推动的最快速度。

      速度背地,是当地干部服务项目、跑企业的热度和力度。从前的这多少个月,台州市铁路办副主任李永忠的办公室里始终放着一个行李箱,“随时会出差,有时上午联系好了企业负责人,往往饭都顾不上吃,拎上箱子直奔机场车站”。

      岁末年初,自称“项目书记”的台州市委书记王昌荣尤为繁忙。在每周的日程安排中,从项目引进、落地、建设乃至投运,王昌荣都亲自带头,解决项目梗阻和企业艰苦。“将军奋勇”引来“三军用命”,台州干部高下同心,赢得一个个项目攻坚战的胜利。

      与此同时,政府的“亲”要体现为企业的获得感,需要更完善的制度保障。近年来,浙江以“四张清单一张网”为抓手,大力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现了审批事项、审批层级和审批环节“三减少”,有效激发了市场活力。

      半月谈记者在浙江省首个县级行政审批局??天台县行政审批局看到,31枚部门审批印章被贴上红色封条,被一枚“新生”的印章取代;首批22个部门、178个行政审批事项“集结”,除了缩短民众办事的物理半径,内部流程更实现了流水作业。对干部来说,办事只有进一扇门、找一个人、盖一个章。

      清:规范权力边界,崇尚“君子之交”

      “‘亲’‘清’政商关联的表述,既简要扼要又充满辩证法智慧,既内涵丰富又易懂易学易做,既体现讲政治又能动人入脑入心。”台州市椒江区委副书记、代区长杨玲玲深有感触。

      2016年12月21日,在《台州日报》醒目位置,台州市纪委通报了9起典型案例。台州市纪委相干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酒局、牌局最易成为政商关系的“缺口”。2016年以来,当地查处多起相关案件,并第一时间在媒体上通报,举案说法,为政商关系划清界线。

      在全面从严治党的恳求下,如何正确处理党员干部与企业的关系,让政商关系“亲”上加“清”?2016年11月,浙江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专门出台《对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的意见》(以下简称《看法》),对尺度领导干部举动提出8个“严禁”,对规范非公经济人士行为提出5项“不”为,进一步厘清各级党政干部和企业不近人情、合法合纪来往的界限。

      8个“严禁”提出:各级领导干部在与非公经济人士交往中,严禁向企业乱摊派、乱检查、乱收费、乱罚款、乱募捐;严禁在市场准入、证照办理、项目审批、土地征用、工商管理、税收征管、金融贷款、财政补助等环节吃拿卡要、以权谋私;严禁对企业故意刁难、推诿扯皮,不作为、乱作为;严禁干预和插手企业畸形生产经营管理活动;严禁违规收受企业的礼品、礼金、破费卡等财物,违规参加企业的宴请或旅行、健身、娱乐等运动,以及接收企业邀请违规出入私人会所;严禁违反规定在企业中兼职或领有非上市公司(企业)的股份、证券,以及其余违背预防利益抵触规定的行为;严禁未经批准参加企业各类庆典活动;严禁放荡、默认、授意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支属和其余特定关系人从企业谋取非法利益,以及将应当由本人及其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个人支付的费用,由企业支付、报销。

      在清楚“禁区”之外,《见解》还吸纳浙商总会提出的新商规??非公企业及其负责人在与领导干部交往中,应坚持不行贿、不欠薪、不逃税、不侵权、不踩红线5项“不”为,让双方交往有章可循。

      “一家两制”、党员干部子女及其配偶经商是政商利益输送的一大暗门。为严格标准领导干部行动,台州市玉环县围绕引导干部投资入股、经商办企、参与资金借贷、参加集资、离职或退休后从业等方面发展整治,全县所有县管干部均加入自查自纠并签订承诺书。截至目前,共发现领导干部违规投资入股、经商办企业11人、违规在企业兼职26人,均发送整改告知书请求限期整改到位。此外,玉环还专门出台相关办法,树立公款存放银行决定的竞争择优机制,从源头上防范和治理腐败,防止利益抵牾跟好处输送。

      当初的浙江,机关干部和民营企业家、草根创业者“亲在骨子里、清到根子上”渐成风尚。玉环县卡滋乐蛋糕店首创人黄丽萍从事烘焙行业9年多。她说,不少干部都是熟人,但“亲切”与“规矩”自有界限,相处起来反而简单。论起与部门打交道,她踊跃主动交税,配合质监局部做检测,并响应妇联、总工会等部分号召承担起公益责任,逢年过节给孤寡老人、孩子送上月饼跟蛋糕,还为烘焙爱好者供应实际场所,为大学生创业提供资金支持,踊跃参加县妇联举办的创业“微课堂”活动……

      “现在和政府部门谈配合,靠的就是产品格量和服务,找关系走后门都没用。这样咱们可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产品研发、拓展市场、翻新服务等方面,二心一意搞事业。”黄丽萍说。

      以“狮子型”干部的担负,破解“清而不为”新问题

      一条高线坚持亲和,一条底线保持清白。“亲”“清”政商关系就像一把标尺,校准政府与市场关系。作为民营经济发展的排头兵,浙江着力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提升政府服务、摸索改革容错机制、规范干部行为等方面发展连续、深刻的探索。

      当前反腐高压成常态,“不敢腐”渐成景象,但也有一些官员对企业家避而不见,或脸丢脸、事难办,从从前的“勾肩搭背”变成“背对着背”。记者采访时,一些官员就曾抱怨,当初很难控制与企业打交道的界限。走太近,别人可能说你与企业家不清不楚;离得远,又担心被企业投诉,或因不作为而被问责。为了避嫌,还不如不干或少干。

      既要强调有所不为,也要鼓励做“狮子型”干部,勇敢担当。浙江省出台的《意见》清楚提出,要建立省、市、县各级党政领导与企业经常性沟通联系机制,规定各级党政重要领导每年举行企业家座谈会,听取意见倡导不少于两次,认真研究解决非公经济发展中的突出问题,将“政企对话”回升到轨制层面。此外,浙江省还下发《对于完美改革创新容错免责机制的若干意见》,鼓励基层干部英勇探索、改革翻新、干事创业,宽容改造失误,着力解决当前一些干部不担负、不敢为等问题。

      白天下基层听民情、解困难,晚上集中谈发展、议对策,已成为换届后椒江区新班子成员的工作新常态。为明白领导干部的义务担当,椒江区新班子有一个新任务:所有区四套班子成员都明确分管一个镇(街道)。

      “从以前的接洽到现在的分管,意思大不同。”椒江区委书记陈挺晨说,压实的是责任,变沟通联系为直接负责;体现的是作风,变正襟危坐听汇报为撸起袖子自己干;成就的是效率,变高低不通气为一竿子插到底。

      目前,椒江已向28个行政村选派机关干部担当村“第一书记”或副书记,辅助基层建强组织,推动名目建设和换届选举。当地还有一项规则,叫“事不过夜”,主要事项每日催办,确保工作有盘算、有落实、有回音。

      “你们的贷款批下来了,这两天可能去银行办手续了!”日前,台州海天铜业制造有限公司财务负责人沈丹飞接到玉环县国税局纳税服务科科长朱伟松的电话,松了口气。刚还在为企业技能研发的资金伤透了脑筋,没想到县国税局自动找上门解决问题。“部门现在都好贴心,咱们办项目审批再也不用跑完东家跑西家了!”

      为了在新常态下营造亲商、助商、安商的软环境,玉环县从企业反映的职能部门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的“中阻塞”问题入手,探索出“关键岗位跟踪督评”的政府服务新模式,晋升岗位综合服务才干,压缩权利寻租空间,为构建新型政商关系奠定基础。

      每到周末,在台州黄岩区北洋镇,总投资3亿多元、占地3000多亩的浙商回归项目“蓝美庄园”总是异样热闹。总经理张聪说,取舍回乡创业,与故乡高效、清朗的政务环境密不可分,“2个月后签署合同,1个半月后项目动工,2年后项目开业……蓝美庄园的落地速度快得让我不敢假想”。

      “良禽择木而栖”。由于看好浙江经济转型进级的巨大动能,大批浙商踊跃投身家乡转型升级的大舞台。据浙江省发改委统计,2016年前10个月,浙商回归到位资金累计3099.31亿元,完成全年目标义务的91.16%,同比增添19.37%,超过2015年省外到位资金的总量。(半月谈记者 何玲玲 王俊禄)

    编辑: